教练分享 | 每一种情绪都是心灵的信使


作者:郝力



遇到教练是在我人生下半场且母亲罹患阿尔兹海默症的时候,心里从来不装隔夜“事儿的”我,遭遇到了人生中的情绪低谷期。


一直秉持着唯物主义思想,对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深入骨髓的我,习惯了遇事勇往直前,习惯了“办法总比困难多”,习惯了被母亲夸赞“没有我女儿干不了的事儿”。


对于身边出现各种负面情绪的人,我也总是本能的选择忽略,不想面对那样的情绪,认为只有软弱的人才是那样的表现,自己更崇尚精神世界的强大。


当连“阿尔兹海默症”这个词都说不全的我,面对绝大数家庭“发现即晚期”的这个疾病,“潜伏”在母亲身上的病情快速发展,想尽一切办法救治仍“不可逆”时,我一度陷入了担心、无奈、无助、无力还有无尽的不舍和懊悔的情绪中......


那时,我不能说起和提到母亲,不能见到母亲原来的熟人和老同事,否则泪点极高的我就会瞬间泪如雨下,情绪低落到极点。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很感恩人生的馈赠,让我遇到了Coach8,遇到了人生教练。




与入门班一起学习过的同学,都曾被我的议题——“沉重的情绪”,带入过、教练过:


问:在你和妈妈的关系中,你的位置和状态是?


答:我是自由儿童,妈妈是养育型母亲,我一直在享受着来自妈妈给予我的自由自在,享受着她对我的赞许和关爱。


(让我看到:现在病中的母亲,更需要我尽快回归到成人状态。)


问:假如当你老了你是妈妈现在的状态,你想看到子女因你痛苦而流泪的样子么?


答:不希望,只要孩子好我就欣慰了。


(转换视角,瞬间让我从陷入的情绪中出来,我要做成妈妈喜欢的样子。)


问:兼顾你和妈妈双方的需要,与盲目的牺牲自己不一样,你如何能做到问心无愧?


答:看清自己是否能做到自我牺牲的伟大,评估自己的能力,否则接纳现实。


(用成人的方式理性的分析,面对并接纳现实。)


只要父母健在,我们就永远是孩子。


当母亲病重,我才知道原来自己许多快乐情绪的源泉,是来自父母为我撑起的一片天。我那被外界认可且自认为很坚强的精神世界,竟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泪水将我淹没在压抑的情绪中,面对至亲的痛苦使我变得六神无主、畏惧,不知如何去面对并调整自己。


是教练的学习给了我莫大的精神抚慰,让我懂得了情绪是信使,痛苦的情绪背后除了对母亲的不舍,更深层的信念是对自己做妈妈宠爱孩子的留恋和自己无力陪伴需要更专业护理母亲的自责。


当我从教练的学习和被教练过程中逐渐看到并厘清了纠缠在一起的各种情绪,站到理性的成人位置时,我清晰的看到了这个阶段的母亲更需要一个坚强的、勇敢的、敢于对父母担负责任的女儿,这个觉察瞬间让我拿到了能量,也使内心充满了力量。


我要做的也必须做的是,擦干眼泪,控制并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坚定的去做一个成年人对父母恩情全力以赴的报答。


教练让我看到了,每一种情绪都是心灵的信使,是教练让我们看见它,也有勇气接纳它,拥抱它。






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最新期的《教练入门班初步体验一下Coach8的教练课程吧



阅读 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