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铁鏻:我为什么要把原汁原味的教练技术带回中国?(上)



首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叫薛铁鏻,是coach8(教练吧)的创始人、金牛和瑞投资公司的董事合伙人,我曾担任水晶石教育集团副总裁。

在中国第一批众筹咖啡品牌——3W咖啡,我是其中的股东(徐小平、李开复等,都是3W咖啡的投资人,如果有做人力资源的就知道,3W咖啡孵化出了拉勾网。)

我一直从事互联网和教育这两个行业,目前我在一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任董事长。

我的一些专业背景:

北京林业大学的计算机硕士,人大MBA研修班毕业,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哈佛健康教练……

最重要的就是:

我是一名ICF国际教练组织认证的PCC教练。

我的教练时数超过了1500个小时,在两年之内,我将申请大师级的教练-MCC的资质。


教练可以做企业教练,也可以做个人教练,我把它称为人生教练。

叫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教练方面真的是非常的痴迷,而且一直在钻研,不断的在升级。

因为我觉得每一次教练项目,都是一次不期而遇的缘分

那么

我为什么要把原汁原味的教练技术,带入中国呢


在2010年左右,我还在水晶石集团任教育部分的副总裁时,最早接触的是教练三阶段,我还参加过教练三阶段的课程。

说实话,我当时在企业里面做高管,管理1、200百号人,一年给公司创造的产值2个多亿了。

当我去参加教练三阶段的时候,被他们吓到了。

我有点不太能接受三阶段的那种哭哭闹闹的。当然了,也可能当时我上的那个课不是很正规。

总之,这次学习经历,导致我对教练技术有了片面的初步认知。


离开水晶石公司后,我开始做投资。

到了三十四岁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中年危机。


  • 事业上没有什么大的突破。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看到员工流失,跟员工去讲很多的道理,做很多的培训,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 对于成家这件事非常困惑,对自己未来要走的路也不是很清楚。

  • 面对我姐姐的孩子,我常想:这孩子,以后我们要把他带向何方?


我原来觉得事业是事业,家庭是家庭。

直到我到三十几岁的时候,发现家庭和事业真的是没法分开的。

特别是我的母亲,生病又很强势,类似《都挺好》里的明玉妈妈,制造了很多的家庭问题。

我对我自己的人生产生了一个很大的困惑。


这种困惑也不是说具体的一种技术层面的,就是在我的心理上,觉得自己很累,

特别想改变自己,但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

所以当时我就觉得,我应该去上商学院,我也去学了很多,这些知识也很有用,但不能够帮助到我。

办法让我从那种状态里面走出来。


有一段时间甚至有点抑郁症的表现。

我开始失眠,每天晚上到12点我都睡不着,即使在梦里,也很紧张的暗示自己:一定要睡很久很久,

但是一睁眼:才睡了一个小时,接着就怎么都睡不着了。

那种白天很困但又睡不着,晚上睡不着很精神,但是又知道自己很累的那种感觉,折磨了我一段时间。



我当时只是觉得自己就是有些问题解决不了,焦虑而已,也觉得自己不是心理问题。

那时我一直用一句话来激励自己:

但是说实话我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直到2012年我实在受不了了,开始寻求帮助,我的一些朋友,给我推荐了教练。

我之前接触过国内教练的课程,一开始的印象并不太好。

但朋友跟我说:你去新加坡学习,找一个教练,自己也学习一下教练技术。

在新加坡这个课程很不一样,它是一个对话的机制。

听着好像真跟我之前上过的课不太一样,所以我就报名参加了这个课程,

我当时接触到的第一家教练学校,是在新加坡。



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教练的时候,他成为了我人生中第一位教练。



他的名字叫SOON,中文名字叫卢有信。

SOON是文莱人,今年50多岁了。他是到现在为止,文莱唯一考上哈佛大学的人——他是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

当时SOON在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AIA)担任亚太区副总裁、Seri风险投资公司董事长,而且也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担任教授。

目前他是文莱国家经济发展部的副部长。


当时去上课的时候,我所在的班级里面:大概20个人,全都是500强企业的高管,有渣打银行的,可口可乐亚太区Marketing的老大……

那个班还是挺有企业型教练风格的。

当时我的教练学校,可以给每位学员分配一个教练。

很幸运,根据我的工作经历,他们给我推荐了SOON。


有这样一位背景的教练,我其实是想听他跟我多讲一些的。毕竟是哈佛毕业,而且他年龄也比我大十多岁,所以我是觉得:

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我遇到了这么多的困惑,他应该能给我解开。

结果在我俩大约1小时的会谈过程中,

他基本上就没-说-几-句-话


但是我感觉他的那种亲和力,以及他问我的问题,都让我有很多的反思。



SOON问我的问题,都让我都没有办法马上去解答,而且他每一次问你的问题,你都会非常认真的去思考。我的大脑在不断地思考,他只是很舒服地让你在回答问题。

我发现:


很多心里的困惑,说着说着,自己就给解开了!


SOON的那种场域、那种感觉,让你很信任他。我就感觉他就像一位大师,一语不发,事情就迎刃而解。

他最后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觉得你今天一开始带来的困惑解决了吗?

我说:“好像解决了,但是我有一个疑问,能问你吗?“

他说你问吧。

我说:”你好像也没有说什么,我以为你会给我答案,没想到你都是在问我,然后我自己把答案给说出来了。为什么我会有这个答案?”

SOON告诉我:这就是教练



厉害!

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兴奋。

因为我是一个管理者,他问我的问题,现在想想都是非常简单的问题,但是我就愿意把我心里的那些话说出来,

而且在说的过程中我把自己的很多逻辑就给理清楚了


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在对话的过程中拿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

回去我就开始行动,结果我公司的业绩一下子就涨了9倍。当时在创造业绩的时候,我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大的潜能可挖。

然后我就决定:


这件事我一定要把它学会!


我再想说说另外一个人,

她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教练——Tgning,

这位教练在新加坡,她已经是一位MCC级的教练了,据我所知是做了12年的教练。



当时在新加坡的教练学校,我对我的授课老师说,

在家庭方面,有很多事情我解决不了。

比如说我母亲和我姐姐的问题,包括我自己。

在结婚和成家,这些问题上我挺排斥的,


我从小看我父母吵架,给我的一种观念:我不想去成立一个家庭,


因为我觉得成家后每天吵架非常的累,我说我是不是有心理问题?

我的老师说不是,你其实也可以请教练。

我的老师也是位大师级的教练,当时我请他帮我推荐一位。

他就推荐了Tgning教练。


第一次见她,我觉得她很年轻,

但实际上她比我大,也给很多的企业高管做教练。后来在无数次会谈后,我发现

她可以说是我遇到的,迄今为止,

对高管非常严格的一位教练。

她能做到:我想什么她都知道——我所有的小毛病她都知道;每次我想逃避的时候,她都会看到,都会提醒我,然后让我没有办法去逃避。

真的是我人生中应该说最感谢的一位教练,


因为她把我的家庭给拯救了。


我最大的成果是:原来我在没有学教练之前,我们家里隔三差五就要吵架,所以我特别不喜欢回家。

因为我母亲有糖尿病,病人有的时候确实有点无理取闹,她就主要和我姐姐吵架,虽然我能躲开,但是我姐也是我的亲人呀。

所以每次看到家里面吵架,每个人都不开心,我其实心里是特难受。直到我后来,我带着我姐姐一起学教练。


我真的是太感激,

其实我可以说我感谢教练这个学科,

但是我也感激我的教练,我觉得没有他们的话,


很多东西,靠个人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


我当时学教练就是两个出发点:

一、我个人的事业和以及公司的管理,

二、我的家庭。

我认为通过教练,我在家庭上的收获,要比我在事业上收获要大太多了。

试想一下,我每天在外面再怎么工作,再怎么把团队带的好,但是家庭里面不幸福,每天家人都在吵架,我都不想回家,

家是一个人心灵的港湾呀。

可是看到自己的妈妈爸爸还有姐姐以及亲人,看到他们开心,那是我工作的动力。

我为什么要把辛苦去工作?不就是为了让这个家变得更好吗?



当时新加坡教练学校的校长,是亚洲第一位MCC(大师级)教练。

他和我说:“我也是被老师教出来的,我感谢我的老师。同时,如果我们不去传播的话,你们也不会拿到这样的力量。既然你身在中国,未来如果有机会,你还是要把这种力量传播出去。”


做教练的人,都不只是关注事业的问题,

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

假如你能帮助到更多人,

每个人都会产生传播正能量的责任感。

所以我当时在新加坡拿到国际认证以后,回到国内我就想把这个力量传播出去。


说实话我最庆幸的一点就是,我学习的时候就是在国外学的,比较原汁原味。我在国外应用,在我自己的身边,在我的家庭里面应用。

当我之后在国内再报名一些所谓大师级的课程,我发现

国内很多的课程,他的教法和我在国外学的不太一样。


并不是说国内的教法不太好,而是说教练是西方传过来的,它既融合了东方的哲学,又融合了西方的哲学。


但是国内的教练就被分成了几个方向:

1、世界500强的HR或是高管方向,这个方向收费是非常贵的,在国内教练课程都已经到了40-100万/人。

哪怕是交40万,也真的好贵呀!

2、国内要想拿一个ICF国际认证,一般是先交个3、4万块钱,这只是敲门砖,再往后你还得再交,最后拿到一个认证,7、8万是最基本最便宜的,10万是很常见的。

3、最后我了解了一下教练三阶段,我发现教练三阶段,他教的东西是只能在课堂上用,而且他也不是教练,他很多东西是别的东西改良成教练的。


所以我挺困惑的: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贵?


后来我研究了一下,发现中国教练事业起步的时间比较晚,教练这个行业本身40多年了,来中国还不到十年,而且一开始在进中国的时候,教练就是以企业教练进入的。

但是在国外,像教练这样的行业,它不是一开始是在企业里面,它是一部分在企业方向,一部分在个人方向。


所以我当时就毅然决然的决定,

我要还原国外那种原汁原味的教练教法!

这是我当时开始传播教练技术的一个很大的出发点。


大家都知道我是做投资人的,我本身也是做互联网产品的,我想用互联网的思维的方式去做教练,所以我开始做一些免费分享。

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的困难。


因为我从第一场开始办教练的分享会,一直到我开始举办教练入门项目,到开始做国际认证,整个这一路的过程就是:

一个人学完了反馈说太好了,接着开始帮我介绍第2个第3个,都是自然的帮我推荐朋友来学习的。


一开始我做线上分享,后来就做线下工作坊。

第一次做线下工作坊是在中国传媒大学,大家看到这张照片是一张非常老的照片,


20190329153930_68663.jpg

这就是2013年第一次工作坊,

这里面有500强企业的,有企业的副总裁,有外企的副总裁,也有妈妈,还有个人,还有大学生,很有意思。这些人都是在网络上通过朋友了解到这个课程,然后他们就来了。


当时这个项目是全天的内容,非常的饱满。

工作坊结束后,就如山洪爆发一样就不可收拾了,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我们。


为了把教练技术传播出去,我创立了空中社区——coach8(教练吧),定期我们也做线下工作坊,线上线下相结合。

做了快3年的时候,我们的项目学员做到几千人,我也接触到了非常多的教练,有些优秀的教练选择了加入我们,他们发现:我们的学生的水平挺好的,很专业。

我告诉他们:因为coach8的体系就是国外非常专业和严格的。coach8内部有一个教练的社群圈子,学员每天都在里面练习和践行。


后来有教练问我:“铁鏻,你有没有想过去申请ICF国际认证,做专业级教练认证项目?”

我们立刻就做了学员调研。很多学员表示很想成为国际认证教练,因为学了这么多年,也想给自己一个证明。

2016年,我决定去申请ICF的认证资质。



20190329154108_45457.jpg


ICF(The International Coach Federation )国际教练组织,是全世界教练领域里最权威的机构,也最难申请教练认证。

当时在中国具备国际认证资质的机构不超过3家。

有一些国内公司申请下来资质,但实际上不是中国人去申请的,是外国申请的。


我们只说:在中国大陆地区申请的机构不超过3家。

中国14亿人口,不超过3家中国公司去申请,当时我觉得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

但是我们还是很认真的在做这件事,我们想证明一下自己,看看我们的水平。


事实证明确实非常难。

我们从2016年开始申请,申请了整整一年的时间,ICF审查我们非常的严格。ICF官员还抽查了好几位学生的项目录音,他们发现我们的水平达到国际标准,就给我们审批通过了。

在2017年,coach8终于拿下了ICF的认证资质,

2018年我们又把这个资质升级,

申请成为ICF最高的认证资质——ACTP。


20190329154126_87964.jpg


coach8持有ICF授权认证资质:ACSTH的101、ACSTH的201、ACTP的301

这3个资质应该说是非常不好拿,官方要求我们必须要有非常严密的项目培养体系和项目导师体系,而且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审查。

2018年全年,在中国一共产生了50位ICF认证的教练,

coach8就颁发了14位,

应该说coach8的整个教学、师资和资质都是非常强的!


观看薛铁鏻:我为什么要把原汁原味的教练技术带回中国?(下)


阅读 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