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分享 | 人际相互影响乃互动的过程


作者 | 张倩 Coach8 ICF国际认证教练班学员、线上特殊教育机构联合创始人



我们真的可以改变孩子吗?

是不是很多时候觉得:“我非得把ta这个毛病扳过来!”但这个瞬间仿佛自己都有点偏执,有点变形,所有的情绪都涌在头上,稍稍有阵风马上能着起火来。


虽然,有时可以自己压下去,但有时孩子“不长眼”扇了风,那就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我从事听损儿童康复十多年,这确实是个小众的领域。大家印象里的听损孩子学说话就是摸着喉咙,一个词学说很多次,而且现在很多主流媒体上也是这样的宣传的。


但实际上,在现在的科技背景下,借助耳蜗、助听器等听辅设备,经过专业康复,很多孩子可以像健听孩子一样自自然然地开口说话。


可就像普通大众一样,这些孩子的父母在孩子出生3天之后拿到“听力筛查未通过”的报告,带着担心、困惑、侥幸的心情进行接下来一次次的听力检查,有一部分最后拿到了“双耳极重度耳聋”的结果。



大学时一个老师说:“一个社会里残疾是个比例问题,为什么是ta不是你?


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特别震撼,觉得身体健康已经是很大的幸运了。


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慢慢体会到为人母的不易。这个不易不只是哺乳、睡不好、孩子教育……还有如何对待自己,我为什么要个孩子?我想要个什么样的孩子?


我总和家长们说,把眼光放远一点,再远一点,因为你从99层往下看,看到的是美景,从2层往下看,看到的都是垃圾


听损孩子是个孩子,其他障碍的孩子也是,他们首先是个孩子,但我们在对待孩子时,有很多类似的感受:


  • “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就有孩子了”
  • “孩子两岁之前都没睡过一个整觉,别提自己和老公的时间”
  • “我觉得我妈带我带得不好,我一定要好好带自己的孩子”
  • “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太累了,我和他说什么他都不听啊”
  • “我也是为了你好,没办法,这是我的责任啊”

大多感受都指向同一个方向,就是“安全感”。


妈妈自己没有安全感,觉得自己“不够好”、“不行”,特别想做“好”从而情绪不稳定,这种不稳定情绪传递给孩子,孩子也会是焦虑的,人和人之间的感受是流动的,这并不是我们期待给到孩子的。


在互动的沟通过程中,给对方发现转变后所能带来的正面价值意义才是改变的王道。



  • 我多希望你叫声妈妈......

    孩子叫了妈妈对孩子的意义是什么?


  • 你要是能听话点儿,我就省心了......

    妈妈说的都是孩子不想听的,孩子怎么听?


  • 你爸就是个猪队友”,一回家就往沙发上一躺......

    全家在一起互动的时候令人愉悦、向往吗?

在听损孩子家长的一次教练里,妈妈分享了孩子的变化,也和这个转化一致。


孩子之前总是说“我不会”,孩子越说不会,妈妈越觉得孩子要练习,给孩子更大的压力,很多时候都是边哭边练习.......妈妈生了一肚子气,孩子照样没有进步。


后来在专业知识的学习和教练支持下,妈妈可以能给孩子设置合适的目标,能更多地看到孩子的优点,没有过多给孩子压力,面对新的挑战,孩子竟然说“要不我们试试吧!”


在孩子的变化之前,必然是妈妈的变化。想给孩子无条件的爱和温柔地坚持,首先是妈妈对自己的接纳。


让孩子看到妈妈也有不完美,妈妈也有“做不好”的时候,这是正常的。


这个挑战的过程是有趣的,不管结果,这个过程是有新体验的,孩子就有了新的选择。




最后,一份一日互动清单送给大家:


1、一次完全没有手机干扰的对话;

2、和孩子一起疯狂傻笑;

3、至少4次身体接触(拥抱、亲吻等)

4、放下‘教’孩子的念头跟随孩子玩;

5、看着孩子的眼睛说‘我爱你,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鲍德温说:孩子永远不会乖乖听大人的话,但他们一定会模仿大人。当我们不带着“改变孩子”的目的时,正是我们和孩子建立期待中互动的开始。



每个人都需要学习教练

点蓝字《教练技术入门班》


更多信息资讯

请关注教练吧公众号

阅读 1133